我的最愛 設為首頁 聯絡我們
首頁 | 影音新聞 | 台北市 | 新北市 | 桃竹苗 | 中彰投 | 雲嘉南 | 高雄市 | 基宜花東 | 金馬澎屏 | 兩岸新聞 | 生活消費 | 娛樂藝文 | 醫療 | 旅遊美食 | 網路科技 | 運動 | 綜合新聞 | 連結 | 留言
>首頁 -> 娛樂藝文

TOP

妻夫木聰、豐川悅司、謝欣穎 沒有明天的三人世界
[ 收錄:pchkuo | 時間:2019-06-07 21:24:44 | 作者:台北 / 郭博傑 | 來源: |

兩男一女的配搭,兩個男人通常一個內斂寡言,另一個活潑外向。而女子在如此關係裡,通常都不是三角形的第三點,而是夾在兩個男人中間,隨著劇情安排,時而向左或向右偏斜。而為什麼好看,往往就在那平衡中,搖搖晃晃的瞬間。導演半野喜弘最早始於爵士、Hip-Hop和電子樂,卻成名於電影配樂。1998年,半野受邀為侯孝賢的《海上花》擔任配樂,從此一腳踏進電影配樂領域。除了再次與侯導再次合作《千禧曼波》,他也多次與中國名導賈樟柯合作,為他創作出《24城記》《山河故人》等配樂作品。身為配樂大家,半野人生的電影經驗開始於台灣,第一部導演長片作品《亡命之途》自然該完成在此地,如同他之前提過:「對我來說,台灣是電影的故鄉。」



 

電影在花蓮和台北拍攝,半野找來型男豐川悅司,以及外型與實力兼具的妻夫木聰。兩位一線男演員私下相識多年,此前卻沒有真正合作過,因為「想好好跟妻夫木聰演一次戲」的理由,豐川悅司爽快答應。曾與侯孝賢合作過《刺客聶隱娘》的妻夫木聰說起對台灣的感情,臉部線條都柔和起來,「記不得是第幾次來台灣,當時正下著雨,從計程車內向外看下著雨的景色,突然有種對台灣一見鍾情的感覺,希望有一天能在這裡拍片或生活。」



 

懷抱著對台灣的嚮往,直到半野喜弘主動在社群媒體上聯絡,邀約他去參加老友d本龍一的電影配樂活動。兩人都與侯導合作過,半野順勢提出在台灣拍片的計畫,「這剛好就是我的夢想,馬上就答應了。」為什麼這麼喜歡台灣?妻夫木聰自己都說不清楚,「像戀愛的開端一樣。有人問我為什麼會喜歡這個人呢?好像也沒什麼理由。但當我坐在計程車內,看著窗外的當下,『好想在這裡住住看』的念頭就這樣油然而生。」



 

半野喜弘與侯導有超過20年的交情,妻夫木聰也和侯導合作過《刺客聶隱娘》。片中的謝欣穎是唯一的台灣代表,同樣和侯孝賢淵源甚深。曾經和妻夫木聰共同演出《刺客聶隱娘》卻無緣同框,身為看著日本電影長大的影迷,可以和崇拜的演員一起演戲,謝欣穎坦言,拿到這個角色的感覺「就像在做夢」。



 

GQ為了準備流亡台灣的角色,妻夫木聰提前去做室內日曬,不小心曬到脫皮;豐川逛了好幾個夜市還逛到喝醉,謝欣穎分飾兩個風格迥異的台灣女子,三人另外做了什麼其他的功課?

豐川悅司(以下簡稱豐川):我的角色「島」是個在台灣住了一段時間的男子,我做的所有努力,都是讓台灣的味道和氛圍附著在身上。

妻夫木聰(以下簡稱妻夫木):我飾演的「牧野」是個忽然來到台灣的男人,為此去了很多沒去過的地方,別人說不可以去的地方,也都去探了險。

謝欣穎(以下簡稱謝):我飾演的女孩小安是個孤獨的人,父親下落不明,母親改嫁,一個人住在大房子裡,每天回家只是畫畫,直到這兩個神祕的日本人出現,才開始逐漸把心房打開。為了角色開始學日文,連語氣和口條都做了很細微的調整。開拍之後導演才提到,他心目中的小安是直來直往的,日文沒那麼好,他希望我聽得懂其他兩個人講什麼,但就是要跟對方講中文,所以也做了台詞和演出上的調整。



 

GQ電影在花蓮和台北拍攝,另外兩位演員有沒有讓謝欣穎印象特別深刻之處?豐川悅司和妻夫木聰之前就認識,但在台灣拍片期間長時間相處,兩人最常一起或獨自做的事情是?

謝:我在他們兩人身上看到最可貴的特質就是敬業。因為覺得逃亡的人不應該太好看,電影應該更寫實,他們兩人全程都沒有化妝。妻夫木聰真的很喜歡台灣,常常自己一個人逛街、去便利商店買東西等。可能兩個角色的個性都壓抑的緣故,豐川悅司拍攝期間不太講話,直到殺青那一天,他們兩人總算露出了輕鬆的表情,彷彿心都打開了。豐川悅司近幾年演了很多有點搞笑的作品,例如《陪睡大人》或者《龐克武士》,他私下講話的語氣很溫柔,和想像中不太一樣。妻夫木聰的銀幕形象跟私底下差不多,陽光也很愛笑。



  

GQ《亡命之途》的視覺風格強烈,也找到許多奇特且充滿台灣風味的場景,包括搬運豬肉,開著運豬車逃亡、卡拉OK Bar,以及花蓮的老豪宅等,印象最深刻的一個時刻或畫面是?

謝:我是在菜市場長大的,晚上媽媽收攤之後,常常會看到豬肉車。我會追著它跑,但多半只是拍照,沒有真的上過車。為了劇情需要,他們兩人和運豬車相處了很多天,大中午的拍攝行程很熱,蒼蠅真的很多,他們連一句怨言也沒有,真的很敬業。

妻夫木:這麼說或許是爆雷,但以我的角色牧野的視角來看,印象最深刻的是島的笑容,那或許是他最初,也是最後的笑容。

豐川:這部片的視覺相當特別,我喜歡攝影師池田直矢的取景技巧,很多畫面都跟眼睛看到的完全不同,這也可以稱為電影的魔力吧。



 

GQ片中各自最喜歡的一場戲或難度最高的一場戲?

妻夫木:印象最深的場景是電影最後,和豐川悅司在車內的一場戲。這同時也是整部電影中最重要的場景,那場戲完全是我們兩個的情感碰撞出來的,很多台詞也都是即興發揮。拍攝時剛好遇到颱風,當時還記得自己想著,明明台灣也滿大的,怎麼會在這種天氣,挑中這種地點來拍攝呢?

豐川:那場戲是在颱風的前一天或當天拍的,浪非常大,剛好真實地呈現出緊張絕望的氛圍。

謝:和他們兩人相同,豐川悅司和妻夫木聰在車上爭吵之後,把我放在小船上漂到外海去的那場戲讓我印象最深,遇上颱風來襲,中間風雨過大甚至一度停拍,我跟妻夫木聰都全身濕透,船還真的被浪帶走,花了一番功夫才找回來。最喜歡的則是三個人在天光亮起之前的清晨馬路上那場戲,妻夫木騎著腳踏車,我跟豐川悅司共乘一台機車,有種這三個人總算能放輕鬆的感覺。

 

GQ如果有一天不當演員了,想要做什麼?

妻夫木:可能會是個「做什麼」的職人,爬山或做陶藝也不錯。我有一些碗盤從獨身時代使用至今,現在有了家庭,比起直接去買,不如直接親手去做更有意義。最近我與太太的興趣,就是夫婦一起親手製作能使用在生活中的陶器。

豐川:我或許會當個園丁,弄弄花花草草,工作對象是大自然。

謝:開間小小的店,媽媽想賣什麼我就跟著做,大概就是媽媽的手路菜吧。演員是一種無法掌握自己時間的工作,自由度也沒有那麼高,但我的倦怠期早在幾年前就過了,我不喜歡一直演重複的角色,現在盡量只接有興趣和想挑戰的戲,因為是自己的選擇,都會很願意去做。




[上一篇]桂綸鎂溫柔的革命 來自於對人的.. [下一篇]簡廷芮率adidas Runners淨灘 加..

 
推到 Facebook!
推到 Twitter!
推到 Plurk!

評論

稱  呼:
驗 證 碼:
內  容: